《华尔街日报》的政策取向

赵 京

我九十年代在日本工作时,唯一订阅过的报纸是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赤旗》本身没有多少新闻价值,只是使我通过它对那些我相当了解的日本事务的报道,比较全面地认识日本共产党的政策。那时,除了日共所有的日本政党都参与了政权的轮换交易,透过日共,不失为一个观察、欣赏的好窗口。例如,当我读到《赤旗》首先报道日本首相细川签字的一个日期为“九月三十一日”捐款收据时,我意识到这个没有政策、没有实力、只靠“清新”形象登台的“泡沫”政客的末日到来。

《华尔街日报》是我在美国订阅的唯一报纸。从去年八月以来,我每天花一、两个小时研究比较,收获不小。除了其商业影响外,我主要观察它的政策取向。这主要从它的A版后面两三页的意见栏表达出来。
首先,其非经济、非商业、非金融的单纯政治性的意见几乎没有价值,属于政治宣传广告。例如,被赶出联合国大使职位的John Bolton作为常客,经常就美国的外交政策的焦点问题(北朝鲜、伊朗等)发表违背事实的谬论,与《华尔街日报》相对客观的经济金融报道很不合拍。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学者”们(多为退职官僚)也以此为阵地暴露他们的“自由保守主义”主张。政治家本人在此发言,多属防卫性质。例如John Edwards在民主党内初选时遭到《华尔街日报》等大力抨击,不得不来此澄清。克林顿夫人也在此向华尔街示好,但奥巴马比较聪明,没有直接撰文,而是由两位州长为他代笔在此声明。最蹩脚的是布托夫人,竟然也跑到这里来向华尔街求援。我当时就预感到她在巴基斯坦的不详命运。
其次,有些相关政府官员来此作政策性宣示,值得一读。例如最近美国财务部长Paulson就次级房屋贷款问题,负责金融事务的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就知识产权等问题在此说明,都是为了安定金融业、投资人的担心。至于温家宝或胡锦涛那样级别的人物,就没有必要到这里来凑热闹了。
第三,具有特定倾向的某些教授、专家常常来这里露面,虽然不负责任(他们享有言论自由),倒可以听听他们的一面之词。他们主要借此场地为共和党的经济、金融政策献计,基本上以Friedman马首是瞻,没有必要认真研究其成分有多少“科学性”。例如,名气很大的经济学论客Paul Krugman因其民主党自由派色彩,就不能在此发言,他的阵地是对面的《纽约时报》。
第四,有一些曾经在股票市场翻云覆雨的人物,如George Soros,也常常来作一番“哲学式”预告,不妨听之一笑。同时,要注意有一些人是因为持有某行业的股票,来试图误导读者的。

这一年来,华尔街(美国金融市场)经历了两大剧变。《华尔街日报》如何报道它们呢?
第一是中国股票的暴发、暴落。《华尔街日报》对此几乎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报道中通常只能披露一些中国股市的神秘关键人物deal makers,完全没有分析、批判、揭露中国金融非透明、非民主的本质。这表现出华尔街为了争抢中国金融市场、为了讨好中国的上市公司到纽约证券市场来交易,不惜牺牲多年的教训而置大多数普通小股东(因为美国的几乎所有员工都通过退休基金投入股票市场)的利益不顾。例如,有一家北京公司Xinhua Finance Media Limited,打着“新华”的名义来美国上市(代号XFML),给别人的印象是靠新华社的垄断地位控制中国的财经新闻,其实没有任何实际业绩。

其次,美国金融“产业”的衰落过程,突显出美国政府的政策干预本性。美国的克林顿政府财务部长Rubin和现任财务部长Paulson皆来自最大的投资银行Goldman Sachs(高盛集团),本身就是“谁操纵美国财政”的证明。在这一次金融危机处理中,由Paulson亲自出面,与Fed联邦储备银行决定把第五大投资银行Bear Stearns (贝尔斯登)贱卖给JP Morgan(摩根)银行(我在贝尔斯登工作的同学形容其为“屠宰”行为),把本来管理、监督华尔街的SEC(证券管理委员会)完全当成废物来对待。Paulson然后又决定今后联邦储备银行可以直接贷款给投资银行。其实,所谓“投资银行”,并非从事银行业务,而是摆脱相关银行法规约束的投机基金而已。
去年七月,当贝尔斯登的两个“套利”(或称量子)基金破产时,SEC就已经注意到了。原SEC的主任会计Lynn Turner指出:“SEC应该告诉他们向外面寻求资金。如果贝尔斯登那时得到足够资金注入,就不会发生客户都来撤资的事情。”但SEC没有尽职,其头脑Cox在今年二月的国会听证会上以及直到贝尔斯登破产的前两天三月十一日,一直宣称SEC满足于五大投资银行的现金储备。问题不是现金不足,而是“信心不足”(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une 23, 2008)。Cox本人在三月十三日贝尔斯登面临破产被“屠宰”的当天,竟然找不到他。原来他跑到一个大学俱乐部去参加一个官员的65岁生日去了!其实,人们早知道Cox的知识和野心都不在美国的金融治理,为什么不早点换一个政客(国会议员)呢?SEC在6月底才起诉早已破产的贝尔斯登的那两个“套利”基金经理。以笔者在与Yahoo等大公司打交道的经历(参阅http://cpri.tripod.com/cpr12.html等),知道SEC是为大公司服务的。
Paulson用联邦储备银行的贷款通过摩根银行“屠宰”贝尔斯登,是因为这个华尔街第五大投资银行的倒闭会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那么,这本来要求加强SEC的职责,限制投资银行的赌博性危害全球的业务,但结果却演变成缩小SEC机能,扩大Fed的权力,更进一步把美国公民的税金直接可以填充到投资银行的全球性豪赌行当。这真是本末倒置,表明美国金融政策为统治集团政治利益服务的本质。

二00八年七月二日 美国 圣拉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