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Oracle甲骨文公司股东大会

“甲骨文公司掌控着全球企业数据库技术和应用的黄金标准:甲骨文是世界领先的信息管理软件供应商和世界第二大独立软件公司。Oracle的技术几乎遍及各个行业,财富100强企业中有98家企业的数据中心都在采用Oracle技术。甲骨文是第一家跨整个产品线(数据库、业务管理软件和管理软件开发与决策支持工具)开发和部署100%基于互联网的企业软件的公司。”(注1)与我的预期相同,Oracle公司今天的股东大会比较短暂、平静。除了必须经过股东大会形式的董事选举(第1号提案)和独立会计行选择(第3号提案)外,唯一引起争议的是关于高层主管的报酬问题(第2号和4号提案)。纽约的The Marianist Province of the United States(注2)在第4号提案中,要求由股东在大会上批准高层主管的报酬。特别的是,在所有的高科技大公司中,Oracle的创始人兼CEO(执行长)Lawrence Ellison的收入格外突出,一直是争论的话题。他今年的收入为8千3百万美圆。
报酬委员会主席Berg董事为Ellison的报酬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辩解,说Ellison身兼数职,全公司都靠他。这些理由都不错,但为什么他一个人的收入是平均技术员工的一千倍?这当然不是经济问题,而是社会制度与道德信念问题:难道比普通员工高一百倍还不足以满足Ellison的欲望吗?难道比普通员工高十倍Ellison就不能工作吗?举例来说,日本的大公司主管,通常满足于普通员工十倍的工资报酬,而更在乎能否在退休时得到一枚天皇授予的奖章(成本几十美圆),美国社会为什么没有形成这样的奖励风气呢?
我利用大会规定的每个股东可以提一个问题的机会,用Yahoo在中国的“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失败的例子,并以自己的政治难民经历,询问Oracle的政策。Ellison很自信地回答,说Oracle的商业性质与Yahoo或Google不同,不在中国提供电子邮件等信息服务,而只是把软件产品卖给中国政府等客户,由他们去控制管理信息。言下之意,至于客户怎么用Oracle的产品,与Oracle无关。Ellison很幸运地回答:在关于是否遵守主权国家的压制性法律的道德问题上,Oracle没有必要(向Yahoo那样)被迫作出选择。
不论今天Ellison是敷衍了事还是尚没有认识到问题的实质,我只能预先提示他和Oracle公司在中国做生意时必须面对的道义责任和法律后果,今后将监视它在中国或世界上的政策,根据事态的发展再说。
仅在这六个工作日里,以道琼斯指数衡量的美国股市,已经下跌了近1/3,见证了历史上少见的金融灾难。例如,那些靠退休基金生活的高龄者们这一年来已经失去了一半的存款,不少还能工作的人又得回到劳务市场找工作。但股票已经下跌了一半的,包括Oracle在内的公司都冻结了招人的计划,明年一定会大量裁员,那有可能雇用高龄者?据我几年前对美国2003年5月简单的研究(注3),当美国劳工部公布失业率为6.1%时,实际的失业率可能高达37.7%,而现在劳工部公布的失业率为7%了。为金融资本服务欺压劳工的劳工部已经“对推崇欧洲模式感到不安”(注4)。我顺便参观了两个在Oracle工作的两个朋友的工作,明显感受到办公大楼内冷清空荡,完全不同于几年前我在Adobe System工作时的热闹气氛(那时我还组织公司内乒乓球比赛呢!)。Oracle的业务有一定的垄断性,占地颇宽的整个公司建筑群还会在硅谷耸立下去,但作为“全球化”震荡的科技发源地的硅谷已经不可能再现十年前的雄风了。主导硅谷的Ellison等人会不会因为贪婪过度什么时候也与操纵华尔街的那些“投资银行”的诈骗犯们为伍呢?

注1:引自公司网站http://www.oracle.com/lang/cn/corporate/story.html。
注2:这是一个天主教组织。近年来,由于受金融行业摆布的美国政府放弃监管,让金融业把个人或团体的退休基金等都投入股票市场,引起一些有社会责任感的股东对公司治理的异议,常常可见它们的股东提案。
注3:见笔者“Unemployment Redefined”, Comparative Policy Review, June 2003. http://cpri.tripod.com/cpr2003/unemployment.pdf。
注4:据美国之音2008-10-05报道,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在即将卸任之前警告说,目前的经济动荡形势正在催生美国经济欧洲化的思潮。下届政府强化政府干预、加强监管力度的冲动有可能伤害到美国经济的基本优势──灵活和具有竞争力的劳工管理制度。正如华尔街“投资银行”(实为投机诈骗行当)的龙头高盛集团的CEO直接掌控美国财务部一样,这位“第一个”华裔部长也来自一家公司的CEO。

[赵京 美国圣拉蒙 2008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