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立即解散自卫队的情报保全队

六月六日,日本共产党志位委员长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发表了自卫队的情报保全队为了监视反对向伊拉克派兵的运动,收集了大量违法的情报。据自卫队的内部资料显示,仅仅在2003年12月到2004年3月的短暂期间内,就有166页关于各政党、工会和个人的监视情报,除了反对向伊拉克派兵运动外,连反对年金改恶、反对增加消费税、工会为了提高工资进行的春斗等等抗议政府的活动都包括其中。
在国内势力的反对动向中,记录了全日本289个团体个人的言行。例如,民主党的增子辉彦在自卫队的队友集会上批判向伊拉克派兵,被注为诽谤自卫队;朝日新闻记者到青森兵营去采访自卫队官兵,被称为反自卫队活动;那些有名的作家、导演在反战集会上的发言,都被记录在案;我们JRCL(第四国际日本支部)也在黑材料之中,实在光荣。
这个有九百人之众的情报保全队是2003年设立的,本来的任务是防止自卫队的情报从内部泄露出去。2004年4月,防卫厅中谷元长官在国会回答日共议员赤岭政贤提问时,明确答复情报收集的对象只限于预先确定的管理防务机密的人,不包括民间人士。而这一次暴露出来的文件却显示自卫队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在行使军队警察的违法活动。对此,新成立的自卫省久间章生大臣辩解到:自卫队官兵的家族感到巨大的压力。什么样的人会对这些家庭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呢?为了减轻担忧才从事这样的情报收集吧!这简直是本末倒置;造成自卫队官兵家族不安的,是追随美国小布什政府而不惜践踏日本宪法向伊拉克派兵的小泉政权;反对战争、希望自卫队立即安全撤回日本的民众怎么反倒成为自卫队官兵的威胁了呢?
自卫队的情报保全队的这种违法监视、调查活动,正是配合自卫队向海外派兵、日本军国主义化的一体化行动。与此同时,向自卫队立川宿舍或一般公寓传递反战传单的市民被以不法侵入住居罪名逮捕、起诉,把日本社会置于大规模的保全军事情报的事态之下。正如自民党新宪法草案中要创立国防军并设立军事裁判所,东京都石原慎太郎知事出动自卫队进行防灾训练,边野古基地建设中用扫雷舰进行治安演习,都强烈传达出日本统治阶层动用军事警察行使宪兵机能的意图。我们除了必须监督这个监视市民运动的情报保全队的违法活动外,更要进一步要求马上解散这个威胁思想、信仰、言论自由的军事机构。

(赵京译自《桥梁》2007年6月25日第1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