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四日的反战游行

今年初以来,全美的各反战团体就开始策划在九月二十四日组织一场大规模的反战游行。其间有些组织出于现实考虑,建议不要涉及巴勒斯坦问题,而专注于从伊拉克撤军问题。这个分歧到九月初仍然没有解决,甚至传出分别游行的计划。这引起了广大的反战人士、反战团体的担扰,包括笔者的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在内的团体和个人都联名呼吁统一行动。
正是基于壮大声势的考虑,在圣荷西等城市的反战人士决定都集合到旧金山去参加游行。二十四日早上,我赶到集合地点,与上百名同志和朋友乘车前往。
这是我第一次到旧金山参加抗议活动。我过去一直因为交通拥挤、停车困难不愿去旧金山。我们在会场附近停车后,就遇到许多人从不同的方向朝会场会集。我一下子就感到一种自由和解放的气氛,在这里可以遇到几乎所有的美国进步力量团体或个人的诉求: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工会、妇女运动、宗教人士、高中学生以及保守派人士等。我特别注意到有不少亚洲系的学生。有一个女学生看到我签名后用中文向我致谢。除了各种招牌外,许多社会主义团体也在积极推销他们的报刊、书籍。十年前我刚到美国时在威斯康星大学校园加入过国际社会主义组织(ISO),在严寒中叫卖其报刊Socialist Workers,今天又看到这份报纸,好像见到分别了很久的老朋友。
我与刚结识不久的马克思主义者DE律师交谈得较多。他在越战期间受组织派遣去越南帮助越共抗击本国的军队,回国后曾被美国警察拷打,至今后背不能正常活动。作为旧金山进步律师协会的一员,他被总部设在印度的国际律师组织派遣到北朝鲜进行为期一周的考察,刚回来。他介绍说,今天在旧金山活跃的许多进步团体的组织者过去都是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信徒。伊拉克战争以来,有一个叫Not In Our Name(不要用我们的名义)的组织很有声势,在欧洲、日本的反战示威中也常常看见这个标语,但在今天的游行中却不见踪影。DE告诉我,该组织者过去是毛泽东的信徒,现在自称是美国的毛主席,搞个人崇拜,失去了上千名成员。运动造就了这些名人、英雄,也容易将他们抛弃。
集会一个半小时后开始游行,游行进行了两个半小时才结束。我无法数出有多少参加者,后来读报道,说有两万至五万人,是伊拉克开战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抗议活动。同一天,在华盛顿有十几万人参加游行,也是开战以来最多的一次集会。美国的报纸、电视都作了广泛的报道。这是一次成功的游行。
如果联系到最近的新奥尔良等处的自然灾害,可以说小布什当局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但这并不自动地等于进步力量的增强,相反,AFL-CIO(劳联-产联)在连续衰落的颓势中却分裂出40%的工会成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显示美国劳动运动的危机。在全球化的震荡中,作为震源的美国社会矛盾正在日益加深,更需要更多的九月二十四日这样的政治动员抗议社会不公,以建设一个较好的未来。

赵京,圣荷西
2005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