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戰區導彈防衛系統

高島義一

1998年8月31日﹐朝鮮北方發射了衛星(或者是大型火箭)﹐引發了美日兩國 政府積極策動停滯不前的戰區導彈防衛系統(TMD)共同開發計劃。1998年9月20日在 紐約舉行了美日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會議(即雙方的外交、國防大臣出席的“二加二” 會議)﹐會後共同發表的聲明中聲稱﹕朝鮮北方的行為是重大威脅、雙方將推進TMD的 共同技術研究、日本方面確認盡早成立實施防務指南的緊急立法。

里根當政時曾大肆宣揚的“星球大戰計劃”(SDI)雖然從政治上達到了瓦解 蘇聯的目的﹐但這個花費三百億美元的擴軍計劃本身卻徹底失敗(注1)。冷戰結束以 後﹐美國從1991年開始TMD這個“最優先國防戰略項目”(1998年國防白皮書)﹐並要 求日本參加共同開發。1991年美國及盟軍對伊拉克戰爭時﹐美軍曾宣稱擊落了伊拉 克發射的96%的導彈(注2)﹐TMD則計劃靠偵察衛星傳遞情報、由地對空或海上艦艇發 射導彈擊落遠比伊拉克的導彈更有威力的洲際多彈頭導彈。這樣的系統要花費多少 不得而知﹐據《朝日新聞》1998年9月5日報道﹕“僅僅是把日本現有的四艘可搭乘PAC3型 導彈的海上艦艇改造成可搭乘SM3型導彈的艦艇﹐就需要13千億日元。當然﹐現在在 日本海展開的四艘艦艇不足以防衛日本。要防衛日本﹐起碼要8艘艦艇”。很顯然﹐ 美國沒有經濟實力單獨從事這項開發。

1993年﹐當美國利用朝鮮北方的彈道導彈試驗開始向日本要求參與(和購買 )時﹐每日新聞1993年10月7日評論到﹕“TMD的根本目的是救濟冷戰後的美國軍工產 業﹕(1)輸出SDI開發積蓄起來的技術、(2)以共同開發的名義引進日本的民間相關技 術、(3)確保開發費用與最大購買主顧”。但是﹐當美國要求把TMD計劃列入1996年 4月的克林頓-橋本安全保障共同宣言以及1997年9月的美日防務合作指南堮氶M自從 1990年“泡沫經濟”破滅以來一直沒有復蘇的日本經濟使日本政府不敢明確接受美 國的要求。

除了美國的軍工產業﹐已經成長為世界第二大軍事消費大國的日本的軍工 產業的推動也已經不可忽視。例如﹐日本的航空機械產業只有10%的民用需要﹐其餘 的90%來自自衛隊的需要。自從八十年代以來﹐三菱重工、川崎重工、富士重工等的 主力產品之一就是為自衛隊生產發動機、船舶、導彈、火箭、坦克等﹐NEC、東芝、 新力、三菱電工、富士通等以半導體為首的電子產業的主要顧客就是美國國防部。 對於美國來說﹐沒有日本的產品﹐海灣戰爭就無法進行(注3)。朝鮮北方的衛星發射 以後﹐自民黨等國會議員紛紛發言建議日本要有所作為﹐立即接到NEC關於偵察衛星 的電話和資料(注4)。在日本﹐人們只知道銀行、大型建築公司的腐敗﹐前不久﹐防 衛設施廳長官因為受賄遭到逮捕﹐說明日本的軍工產業與日本政府的腐敗構造已經 無法隱瞞了。

日本的關於“武器輸出三原則”禁止輸出兵器以及附屬品﹐1969年國會也 決議禁止對於宇宙開發的軍事利用。利用偵察衛星在大氣層外迎擊導彈的TMD﹐不僅 完全突破“武器輸出三原則”為日本的軍工產業開路(注5)﹐而且也會進一步加劇國 際範圍的軍事競賽。

-------------------------------------------

注1﹕例如﹐1984年6月為了證明SDI開發研究的成果所展示的ICBM導彈迎擊試驗﹐十 年後由當時的四名官員證明是一場“科學欺詐”。

注2﹕美國會計檢察總署對參議院活動委員會的報告卻證明﹕只有9%的彈頭被擊落爆 破﹐有16%的彈頭受到迎擊卻沒有爆破﹐反而帶來更多傷亡。

注3﹕美國商業部《我國海軍兵器的國內外產業訂購狀況》報告﹐1993年。

注4﹕日本共產黨機關報《赤旗》1998年9月9日報道。

注5﹕朝日新聞1998 年8月24日報道﹕“美日安全保障產業論壇”1997年末向美日兩 國政府建議﹐允許日本輸出由兩國共同開發的裝備品到美國。

(趙京節譯並改編自《橋樑》週刊1998年9月21日第1551號)





List of Links

Return to CPRI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