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of Links

Return to CPRI Home:
Sazanami Tsushin Web Site:

從日本共產黨代表團的東南亞歷訪看其進一步的右傾化變質

-持批判精神的部份日本共產黨員

日本共產黨上層的右傾化變質更變本加厲,除了對於公開要求修改憲法的鳩山民主 黨竭力奉承、熱情歡迎日本政府對於多國部隊進駐東帝汶提供資金外,最近對東南 亞的首次歷訪,又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為了推行“重視亞洲”的旗號下的“野黨外交”,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至二十六 日,以不破委員長為團長的日本共產黨代表團對東南亞歷訪﹐受到馬來西亞、新加 坡等獨裁開發政府的熱烈歡迎。不破等對於與這些政府官僚的交歡深感榮耀,卻絲 毫沒有提到在這些政府壓迫下的民眾。

在馬來西亞與新加坡,基本上與戰前的日本相同,存在著治安維持法,共產黨以及 各種反體制團體處於非法狀態﹐許多人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遭到逮捕和長期監禁。 這兩個國家確實實現了經濟成長,這沒有什麼奇怪的﹐在皮諾切特下的智利也同樣 達到了經濟的成功。例如馬來西亞為了引進跨國公司建立輸出加工區﹐不僅實行稅 制優惠﹐而且在一九八八年為止不容許成立工會。

跨國公司接踵而至﹐特別是日本自從一九八五年的日元昇高以來,所有的日本大型 企業包括日立製作所、NEC、松下電氣、夏普、豐田自動車、SONY、住友電氣、富士 通、三菱電器、日本電裝、三協精機、三友等都來到馬來西亞。在這些大企業中受 雇用的女姓與外籍勞工沒有基本的人權保障,在一九九七年陷入經濟危機時首當其 衝、遭到解僱等打擊。日本共產黨不是一貫主張對跨國公司進行“民主規制”嗎﹖ 它的這些主張跑到哪堨h了﹖

當新加坡政府官員在介紹「僱用法」等時很小心地說明﹕“ 我們知道,你們共產 黨不會同意我們的政策”。但是不破卻非常暢快地回答道:“不﹐日本共產黨不在 新加坡活動。這是你們的內政。我們日本共產黨不會對此說三道四”。那么﹐請想 象一下﹐如果在日本實行了治安維持令等反動法令,日本共產黨等被非法化,當別 國的共產黨代表團訪問日本時與日本政府高官非常暢快地交歡、讚美日本政府的政 策﹐並且對於日本的反動政策評論到﹕“這是你們國會決定的事情﹐我們不會說三 道四”。日本共產黨會如何想像呢﹖這不是對日本民主主義的沉重打擊麼!

這次無恥的“野黨外交”是日本共產黨上層推行其無原則的“二十一世紀執政戰略” 的反映。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不破等不惜討好贊成“緊急立法”的民主黨,並準備 在當上“政府大臣”後與東南亞的資產階級政黨、政府建立“友好”關係。這不得 不引起我們深深的憂慮。

1999年10月6日

(趙京譯自【橋樑】1999年11月27日第1610號轉載的「SAZANAMI通訊」)

【十月評論】1999年第4期